熱點資訊INFORMATION
當前位置: 首頁 » 行業資訊 » 熱點資訊
熱點資訊

全國17萬個老舊小區改造 難題豈止“裝不裝電梯”

字體: 放大字體  縮小字體 發布日期:2019-10-28  來源:北京旺旅展覽  瀏覽次數:23

全國17萬個老舊小區改造 難題豈止“裝不裝電梯”
發布時間:2019.09.20    新聞來源:北京旺旅展覽   瀏覽次數:674
  

最近,部分城市的公積金又多了一條“提現”渠道。
8月28日,銀川住房公積金管理中心發布新政稱,居民可提取公積金用于既有建筑加裝電梯;
同一天,提請市級人大常委會審議的《廈門經濟特區電梯安全管理條例(草案)》提出,業主可以按照有關規定提取住房公積金,用于支付電梯的更新、改造、修理;
 在9月1日起正式實施的《成都住房公積金提取管理辦法》中,新增了“既有住宅增設電梯”提取項……

  目前,包括16座萬億城市在內的全國多個城市均已出臺和“增設電梯”有關的政策意見。而公積金政策的陸續更新,則被認為意在調動居民積極性,吸引更多人參與,加快推進老舊小區改造。
有朋友疑惑,各地需要“加快推進”的工作有很多,老舊小區改造究竟有多重要?

  從數量上看,它涉及全國17萬個小區、上億居民,真 量大面廣;根據機構預測,它又是一個想象空間在2萬億以上的藍海市場。用住房和城鄉建設部副部長黃艷的話說,老舊小區改造“既保民生,又穩投資,同時拉內需,一舉多得。”

  可以看到的是,自被寫入今年的政府工作報告以來,這項工作的重要性不斷被強化:

  6月19日,國務院召開常務會議,部署推進城鎮老舊小區改造相關工作。

  7月30日,會議指出,要穩定制造業投資,實施城鎮老舊小區改造、城市停車場、城鄉冷鏈物流設施建設等補短板工程,加快推進信息網絡等新型基礎設施建設。

  7月31日,國常會再次提出,鼓勵把社區醫療、養老、家政等生活設施納入老舊小區改造范圍,給予財稅支持,打造便民消費圈。

  不過,改造復雜又具體,如何真正提升小區品質讓居民滿意,還有許多值得思考和改進的地方。

  上周,城叔參加了一場城市規劃界的頂級學術會議,和專業人士聊了聊,想把前期試點中發現的問題分享給大家。

  裝電梯,不容易

  老舊小區指的是建造時間比較長,市政配套設施老化,公共服務缺項等問題比較突出的居住小區。在目前關于老舊小區改造的報道中,“電梯”無疑是一個焦點。

  盡管官方不斷強調,這是為空巢、失能、失獨老人打造便利生活環境的體現,是“適老化”改造——甚至不光老年人,年輕人每天下班爬六層也是挺困難的。但真要給小區“裝”上電梯,卻并不容易。

  以上海為例。據統計,在這座電梯總量連續多年位居全球第一的城市,現有老舊樓房5萬余幢,且大多都沒有安裝電梯。而此前的一項問卷調查結果表明,在受訪的1053位上海老年人中,有89.3%表示愿意安裝電梯。

  另一方面,截至今年4月,上海已有429幢房屋通過居民意見征詢完成加裝電梯計劃立項,但完工投入運行的僅137臺,正在施工的有73臺。這一數字,在全市5萬余幢老舊樓房面前,無異于杯水車薪。

  為何如此艱難?一個關鍵矛盾點在于,每棟樓不同樓層的居民,對于電梯的需求程度都不一樣。對此,住建部也看在眼里。

  “比如六層的樓房,可能三層以上都愿意加裝,樓層越高的居民意愿越強烈。但是對于一層或者二層,因為需求不迫切,而且覺得占用了公共空間,對其利益可能有或多或少的損害。”黃艷表示。

  需求不同,用更現實的話說,還是“錢”的問題。

  現在的老舊小區住戶大多都是退休老人,收入不高,若要一次性支出數萬元的確壓力不小,而有一部分房屋則長期對外出租,并非業主自住,自然也不愿意出資裝電梯。

  “加裝一部電梯一般總費用60~70萬,這還不包括后期的運維費用,照此估算,一個家庭少則7-8萬,多得更多。”“部分加裝電梯成功的小區,一年下來,電費、維護保養等費用超過1萬,如果前期討論沒涉及后期費用支出,加裝使用一段時間后還會出現新的矛盾。”今年上海市“兩會”期間,有多位人大代表提到這一問題。

  也因此,各地政府也在想辦法解決資金上的問題。

  目前,除明確給予電梯補貼外,廣州、成都等地支持提取公積金,北京、南京等地通過引入社會資本,將業主自籌自建改為了付費使用的租賃模式,希望滿足不同樓層居民對于電梯的多元化需求。

  據住建部統計,2018年,全國老舊小區加裝電梯已完成了1萬多部,有4000多部在施工,有7000多部正在辦理前期手續的,用黃艷的話說,“這項工作正在全方位推開。”

  試點暴露問題

  一部電梯尚且如此,若要全面更新小區里的公共設施,難度系數可想而知。

  2017年底,住建部選擇在15個城市進行試點,目的是探索城市老舊小區改造的新模式,為全面推進提供可復制、可推廣的經驗。

  廣州、韶關、柳州、秦皇島、張家口、許昌、廈門、宜昌、長沙、淄博、呼和浩特、沈陽、鞍山、攀枝花、寧波

  截至去年12月,試點城市共改造老舊小區106個,惠及5.9萬戶居民。

  但同時,也“試”出了不少問題。國務院參事、中國城市科學研究會理事長仇保興總結了五個方面:

  重單項改造,卻整體設計

  重長官意志,缺百姓參與

  重部門延伸,缺“公共中心”

  重“穿靴戴帽”,缺基本需求

  重硬件改造,缺軟件管理

  以單項改造為例。今天說門窗改造,過段時間說地下管道要修一修,一天到晚不同的部門有不同的改造方案,結果搞得大家無所適從,缺的就是改造前的整體規劃設計。

  在他看來,如果能把電梯和停車位結合起來整體考慮,“比如給一層免費的停車位”,有望破解加裝電梯的難題。

  仇保興還說,有的建筑學院士,連自家小區要改造也毫不知情,因為沒人通知他參與家園改造,被有關部門“定了”。

  還有管理的問題。所謂“三分建設七分管理”,仇保興說,如果不對管理加以重視,改造過的硬件過一段時間也會失效。

  而在李躍飛看來,目前的問題也主要集中在建設和管理兩個方面。這位中國建筑設計研究院有限公司總圖市政院總工程師,上個月剛剛參與了由住建部組織開展的城鎮老舊小區改造調研活動。

  走訪多地之后,他的切身感受是——暴露的問題“觸目驚心”、各地存在的差距“從未見過”。

  事實上,黃艷不久前也公開談到了老舊小區改造中的三件難事,包括地方統籌協調推動,改造后建立小區的后續管理機制以及資金籌措的問題。

  對于管理,黃艷直言,老舊小區很多建成都20多年了,這些小區大多缺乏物業管理。同時,即使實施了改造,沒有一個長期維護和運營管理的機制,改造后的效果也難以長期保持。

  “現在老舊小區居民往往沒有付費購買服務的習慣,居民原來不交物業費,等實施改造后,雖然改造效果挺好,但需要居民繳納物業費,這就需要一個思想認識轉變的過程。”黃艷表示。

  出路在哪兒?

  難題不小,如何化解?

  仇保興認為,關鍵在于整體設計先行,比如,用數字化技術把規劃圖紙變得更加形象直觀,讓老舊小區居民的需求能夠通過“點菜”的方式得到滿足。

  而要做到這一點,首先應該找準“對象”。

  仇保興建議,各地可以通過專業軟件或專家考評等途徑推行城市“最佳小區”和“最差小區”評選活動,來提高小區居民的改造積極性和參與性,“讓最需要改造的小區‘冒’出來”。

  在具體技術層面,則可以將老舊小區改造的內容歸類為“必備項”和“拓展項”,前者主要包括管網改造、適老化改造、立體停車場、垃圾分類處理等,后者則涉及社區綠化、對外通道、海綿社區改造等。

  不過,從長遠來看,在技術落地之前,還需先解決一個理念問題——我們的城市是一個復雜的巨系統,需要整體性思維。

  多位專家指出,老舊小區改造之所以難推進,部分甚至演化為公共糾紛,最大的阻力就在于“眾口難調”,在于多個利益主體之間的博弈。

  用北京大學景觀設計研究院院長俞孔堅的話說,“小決策是一切問題的根源,出路在哪兒?就是系統綜合。”

  一套合格的城市規劃體系,并不是追求最大規模、或是完全理想的狀態,但一定是綜合考量城市里每一個個體的利益后,得出的“平衡之解”。

  被改造的小區作為城市最小的社會單元,亦需如此。

  如仇保興所言,老舊小區改造這一新的萬億級投資領域,將使綠色建筑發展大有作為,并由此催生眾多的新產業,但更重要的是,“以人民為中心來提升城市的居住質量和投資環境。”

  需要指出的是,城市作為一個有機體,始終存在新生與衰亡、保留與淘汰、保護與發展的雙重挑戰。按照黃艷的說法,今后,城市建設管理的重點更多地會落在存量上,即城市的更新、完善、保護。

  或許某一天,小區改造的選擇題也會交到你手中。

 
 
[ 行業資訊搜索 ]  [ 加入收藏 ]  [ 告訴好友 ]  [ 打印本文 ]  [ 關閉窗口 ]

 
 
 
河南22选5玩法说明